新聞中心

        山水與鄉愁:關于濟西國家濕地,我們要講的幾個小故事

        發布日期:2017-09-15 16:05:47     來源:濟南城市建設集團


          “人人會浮水,家家出清泉,呼吸新鮮氣,勝過活神仙”,這是一段在槐蔭區睦里莊村流傳了幾代人的鄉諺民謠。隨著城市的快速發展,鄉村空間擠壓和生態環境破壞問題不可避免出現,過去的幾十年間,這民謠里的蕭灑畫面在現實中曾一度式微乃至消失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3年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上提出,要“讓城市融入大自然,讓居民望得見山、看得見水、記得住鄉愁”。如今,隨著濟西國家濕地的建設完成,緊鄰濕地的睦里莊北國江南畫面重現。當然不僅僅是睦里莊人,所有濟南人都有了一處“看得見山水,更記得住鄉愁”的風水寶地。
          重拾野趣,城市融入自然
         
          濟南文史專家黃鴻河先生,人如其名,是自幼在黃河岸邊濟西濕地旁長大的。那時這片地方還不叫濟西國家濕地,是由玉符河、小清河、沉沙池交匯而成的一片黃河灘涂地。“沉沙池里扎猛子,小清河邊摸魚蝦”,童年的自在生活給黃鴻河留下了美好回憶。
          據黃鴻河回憶,那時候的濕地,溝灣縱橫,水波漣漪,每遇大水,常有三五船舟擺渡,大片的蘆葦蕩,蒲草叢搖曳其間,大泉泉水如注,小泉星羅棋布,魚蝦嬉戲水草,河面水霧繚繞,岸邊楊柳成蔭,綠水清澈見底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“蓬頭稚子學垂綸,側坐莓苔草映身。路人借問遙招手,怕得魚驚不應人”。那時候濕地里,一年四季各有好景好色供孩子玩耍。春天“谷雨過刀魚,麥前捉老鱉”,夏天扎猛子、摸魚蝦,秋天捉螃蟹、踩蓮藕,冬天撿田螺、滑冰車,其樂無窮,回憶無窮。
          四十年時光倏忽而過,黃鴻河如今再回到這片地方時,這里的濟西國家濕地已是一片35平方公里、大小島嶼近100座、有著867種植物資源和202種動物資源的“泉城桃源”。這是黃鴻河和全濟南市民的期盼與夙愿,也是踐行習近平總書記“尊重自然、順應自然、天人合一,讓城市融入大自然”理念的應有之義。
          看到眼前兒時情景再現,與仍住在附近的表哥聊著兒時往事,黃鴻河即興賦詩一首:“小清河源大濕地,盼得水鄉江南歸。翠柳垂入荷花淀,蘆葦蕩里白鷺飛”,雖然他與表哥早已過了能下河捉魚的年紀,但從他的言語與字里行間,他為自己能重拾童趣、城市的孩子能擁有野趣,發自肺腑地欣慰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留住鄉愁,我家住在“丈八臺”
         
         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,“在促進城鄉一體化發展中,要注意保留村莊原始風貌,慎砍樹、不填湖、少拆房”。濟西國家濕地在保護性開發建設過程中,一直堅持“師法自然、野趣化、本土化、自然化”的原則,盡量不動遷周邊村莊,并主動保留了動遷村莊中的部分傳統民居,使其成為濕地景區的一部分,給居民留一絲眷戀與鄉愁。不寧唯是,這部分民居表現與傳達的還是濕地居民順應自然、改造自然、和諧共生的勞動智慧。
          濟西濕地一帶,沿河靠水,地勢低洼,自古就是易澇易淹的黃河灘區。在長期與黃水作斗爭的過程中,這里的百姓發明了“臺房”這種民居方式,通過修筑高高的避水房臺來提高防御洪水的能力,成為此地獨特的建筑風景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如今52歲的王秀水,自小長在前王莊村,是土生土長的“濕地人”,他在濕地中保留的羅屯村民居前向筆者介紹道,房臺一般都是用土墊成,平面四四方方,周圍用石頭固定,濟西濕地一帶的房臺一般高出地面至少3至5米,約一丈八左右,百姓俗稱“丈八臺”。當地居民不僅用“丈八臺”防澇,濕地內原有的四里莊、義和莊、羅屯莊和全福莊四個村莊全是建在一條長長的土壩之上,提高了“防澇系數”。
          據長清文史作家李現新介紹,在濕地的黃河灘區起房建屋是百姓家的頭號大事,而墊房臺則是一筆“大花銷”,要占到一半的花費。而且由于,洪水的不斷泛濫,要不斷地“墊臺子,蓋房子;再墊臺子,再蓋房子”,一般是“三年墊臺、三年蓋房、三年還賬”。
          如今,隨著蓄洪調控、防洪險工、避水村臺、防洪道路、移民遷建等避洪措施的實行,讓黃河安瀾,更讓百姓樂業。“我家住在丈八臺”幾近成為歷史,保留下來的“丈八臺”民居,承載著濕地居民改造自然的智慧與勇氣,值得去紀念與傳承。
          螭龍舞動,延續歷史文脈
         
          除了“丈八臺”的現實典故,濕地周邊還一直流傳著“興風作浪”的龍傳說。一說古時候臥虎三川有一條大蛟,每年兩次出臥虎山水庫,蛟拱河灣,興風作浪,從周莊拱到田莊,從筐李(村)拱到油李(莊),民謠曰:“蛟拱九道灣,大水翻上天”,折騰累了才從常旗屯往西游入黃河,于是黃河岸邊鱗痕遍灘,黃河壩前大濕地里留下大蛟過后的坑灣,都是大蛟落下的鱗片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山東工藝美術學院吳軍副教授還向筆者講述了另一個傳說,說公元1885年(光緒11年)濕地北大壩建成時,有一天人們從遠處看見北大壩變成了一條龍,頭探玉符河,尾甩新五村,栩栩如生,盤踞在大地上,人們稱之為地龍。這段時間持續了十秒鐘。時間雖短,人們爭相傳頌。大壩上有四個村子四里、義合、羅屯、全福,人們稱之為風水寶地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如今,在濟西國家濕地入口處從高空俯瞰,由吳軍及其中筑城市文化建設團隊設計建造的游客服務中心,外形就宛如一條巨大的螭龍。“不僅是外形的設計融入了濕地特色文化元素,包括建筑的材料運用,整體風格,功能設計等方面,也都融入了諸多濕地及濟南地區的文化元素”,吳軍說道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筆者在現場看到,濕地游客服務中心的外墻采用了仿土坯的材質,這與濕地中保存的羅屯村民居一脈相承,同時,建筑的屋脊、屋面、山墻等都融入了極具地域特色的符號元素。吳軍還特意提到了“丈八臺”在建筑中的運用,“這棟建筑面河背湖,地勢較低,臺基建造上吸取了‘丈八臺’的經驗,非常的實用美觀”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在長久的歲月里,濕地的百姓居民充分發揮出了勞動智慧,同時,也創造出了多姿多彩的藝術瑰寶和民俗文化。在濕地周邊地區,有著剪紙、手龍舞等諸多非物質文化遺產。在濕地的未來規劃中,民俗文化的傳承與體驗也是其重要職能之一,“要融入現代元素,更要保護和弘揚傳統優秀文化,延續城市歷史文脈”。
        欧美精品视频在线看你懂的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赏网